• 当前位置:首页  焦点  专栏
  • 金玉“梁”言 | 我在德国演话剧

    发布时间:2017-07-29浏览次数:13

    专栏作者


    梁锡江,1978年生于黑龙江省鸡西市麻山矿,血型O,处女座,但从未发现自己身上的处女座特质,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学了德语,还成了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教授。喜欢读书,不求甚解,喜欢听人吹牛,然后默默转化为自己的段子。生平服膺钱钟书与朱光潜两位先生,以他们为目标,如果以后达不到,那就算了。育有一女,狡猾可喜。闲时翻译,总感觉漏洞百出,但心胸又不开阔,爱听鼓励话,重视名利,宠辱皆惊。


    我在德国演话剧


    那是2005年,德国海德堡,风光极美,奈何生活太过单调。我也忘了是从哪里得到的信息,反正我就加入了他们对外德语系(它与日耳曼系的区别就类似于我们的对外汉语系与中文系的区别)下面的一个叫IDeFix的小剧团,团长叫Joachim,有点娘,还有一个类似于编剧和顾问的美国人,叫Keith,专门吸引外国学生来参加,不过剧团里面倒是也有一个德国哥们,叫什么我忘了,估计是来与外国女同学发展国际友谊的。

    一开始,我们会每周下午碰个头,做一些形体和小品练习,过程很欢乐,其中有个西班牙哥们Fabrizio尤其低俗,人倒是好人。还有个意大利哥们,名字忘了,不知道在哪里学了个中文词,天天对着我喊:“gaocho!”,后来我问了一下,原来他是想说Orgasmus,于是我很淡定地纠正了一下他的发音。有个爱尔兰姐妹个头不高,嘴巴很厉害,有一天她穿了件爱尔兰国家队的队服,我故意逗她,问“哦,这不是英格兰的队服吗?”她马上回应:“我喜欢日本。”还有个西班牙的小妹妹跟我解释西班牙语里面B与V两个字母的发音为何类似,等等等等。

    到了6月间,按照剧团每年的计划,我们都要开始准备当年的演出。团长他们选择了伍迪艾伦等几个导演的幽默片段作为一些短剧来让我们排练,起了个总标题叫做“O Gott O Gott”(上帝啊上帝),其中他们还挑选了德国达达主义作家施威特斯(Kurt Schwitters,1887-1948)的剧本《影子戏》(Schattenspiel)。剧情相当狗血,讲述了一个叫Elena的小姐遇到了一个由头、胳膊和腿组合而成的女人Laura,Laura是一个叫Friedrich的男人幻想出来的,两个女人发生了争执。

    后来Elena遇到了一个影子,叫做Lime,他是Friedrich的朋友Emil的影子(我们注意到,Lime就是Emil倒过来的写法),长得很帅,Elena马上就爱上了它。这时Friedrich来了,看到了lime,就跑回去叫他的朋友Emil来,于是影子吓跑了。

    而Emil来了,Elena发现他更帅,于是又爱上了他,但是Emil更关心影子的事情,没有回应,而离开的影子Lime开始追赶那个幻想出来的女人Laura,而Laura的前面又出现了Friedrich,在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的情况下,Laura又重新分裂了,变成了一个头、两只胳膊和两条腿,而Friedrich非常的伤心,捧着大腿很绝望。

    而Lime则与Elena言谈甚欢,这让Friedrich很生气,觉得一个影子都比自己有女人缘,于是拿出匕首要刺他,被赶到的Emil阻止,而Emil与Lime重新融合为一,与Elena相爱。

    这样狗血的剧情我竟然连演了7天,演Laura头的是个俄罗斯姑娘,演胳膊的是个波兰姑娘,演大腿的则是美国姑娘,为了突出各自的表演的身体部位,她们其他部分都身着黑装。演Elena的也来自美国,我们的很多配乐都是她做的,而演影子的也是美国的,名字竟然叫DJ,演Emil则是乌克兰的,导演则是个德国中学老师,叫Peter。戏里有把椅子需要我坐下,就是从他家拿过来的,不幸的是在7天之内,被我坐坏了3把,他的脸都绿了,想想还真是对不起Peter。

    演了这出戏之后,我竟然也一不小心获得了一定的小名气。去学校管理部门办理手续的时候,竟然有工作人员认出了我,夸赞我的演技。而等我离开之后,他们外办负责中国事务的Wuensche女士竟然把我竖为中国留学生在德学习的一个典型,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听说她还在和后来的留学生讲我的故事,这说明我们中国留学生在融入当地社团活动方面是多么的匮乏,中德之间的人文交流其实还有很多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