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领域和主题  文化
  • 凤凰艺术 | 姜俊:明斯特观光指南2——LWL州立艺术与文化博物馆和《Benz Bonin Burr》

    发布时间:2017-07-27浏览次数:13

    2017年6月10日明斯特雕塑项目展再次在2007年的十年后拉开帷幕。明斯特这个“迪斯尼”般的城市(中世纪的古街几乎都是战后的伪造品)再次成为了欧洲夏日艺术爱好者的猎场。大家将骑着公共自行车在城市中穿行,在地图和大街上扫荡着36位艺术家为我们献上的艺术作品。“凤凰艺术”特约撰稿人,青年艺术评论家,同时也自居为“明斯特人”的姜俊将给我们带来一系列他对于本次展览的阅读,本篇为系列二。

    ▲ 明斯特老城


    每位这个暑假到访明斯特的人都会问同一个问题,我们如何开始看明斯特雕塑项目展?其实并没有一条官方路线,每个邂逅都是命运的指引,从哪里开始其实并非重要,关键点在于要学会看3欧元的地图,会用手机中的谷歌地图,或者直接下载一个特别为雕塑项目展制作的APP。千万要注意地上出现的桃红色标识,这样便更容易知道作品的方向。如果不想走马观花,那么就还要买一本15欧元的展览画册。今年的画册和以往比,制作成一本杂志,方便携带。

    ▲ 特别为雕塑项目展制作的APP

    ▲ 千万要注意地上出现的桃红色标识,这样便更容易知道作品的方向。

    为了获得以上的这些,从明斯特火车站下车就应该先去LWL-Museumfür Kunstund Kultur(LWL州立艺术与文化博物馆),从那里的询问台可以得到一切关于明斯特和展览的讯息。

    ▲ LWL-Museumfür Kunst und Kultur(LWL州立艺术与文化博物馆)

    ▲ 明斯特雕塑项目展询问台

    在讯息台处可以轻松地看到一辆巨大的奔驰牌卡车,卡车边上是一件貌似亨利·摩尔的雕塑。千万别以为那是临时施工,这就是一件作品,而且是挪用艺术。我们所看到的百分之百是亨利·摩尔的雕塑,名为《射手》(Die Archer)。2017年头,明斯特在LWL博物馆举办了亨利·摩尔的回顾展《Henry Moore—Implus für Europa》(亨利·摩尔——对欧洲的激发)。而这件雕塑就是那个展览的遗留物,我们在展览海报上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展览不只是对于利物浦同名展览的移植,策展人还特别配合找到了二战后受到亨利·摩尔影响的德国艺术家的作品,共同展示,形成对照阅读。亨利·摩尔这位英国雕塑家可以说是二战后开启了西德艺术重回现代主义雕塑的大门——第二次现代主义的浪潮。

    ▲ Cosima von Bonin和TomBurr合作的作品《Benz Bonin Burr》

    ▲ 亨利·摩尔的回顾展《Henry Moore—Implus für Europa》(亨利·摩尔——对欧洲的激发)海报

    而这件亨利·摩尔的雕塑《射手》并非来自于利物浦,而是柏林新国家画廊(Neue Nationalgalerie)。由于最近整修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所建的这座美术馆建筑,所以竟然在五年内不希望拿回这个雕塑。这使得项目展的策展人König非常困扰。对此德国女艺术家Cosima von Bonin给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方案,名为《Benz Bonin Burr》。它几乎非常巧合的把几个现场的事物链接了起来。Benz显然指的是奔驰牌卡车,Bonin是他自己,而Burr是另一位合作的美国艺术家Tom Burr。他是Bonin的好友,同时刚好就在边上的艺术家协会有个个展叫《Surplus of Myself》(自我的剩余)。卡车运载平面上的黑色大箱子就是他的作品。Tom Burr稍微年轻于Félix González-Torres,活跃于90年代,同样也是极简主义风格复兴的艺术家,在几何形体的外观背后有着同志议题和私人生活的各种印记…… 据说在他个展中出现的鞋子和外套都是他自己的私人物品,而那排座椅影射着色情电影院…… Bonin的这个设计使得三个B连在一起,她自己仿佛是个加号。

    ▲ 柏林新国家画廊(Neue Nationalgalerie)整修消息

    ▲ 艺术家Cosima vonBonin

    ▲ 美国艺术家Tom Burr的个展《Surplus of Myself》(自我的剩余)

    但从另一个历史角度看,如同《观光指南一》(超级链接)所说,1977年市民和大学生强烈反对亨利·摩尔作品在明斯特落地,这一仇恨也促使第一届明斯特雕塑展(SkulptureAusstellung in Münster 1977)的举行——今天所有的故事都统一表述为——雕塑展的举办是为了启蒙保守的市民(当然这完全不可信)。本届展览的参展艺术家Cosima von Bonin和Tom Burr合作的这一件作品似乎对该事件做出了创意十足的隐射。仿佛这一搬运现场是为了回应40多年前的那个故事。从某个特定的角度看过去,卡车准备运走一些什么,黑色的箱子上还标着“易碎”(fragile)的字样。它是要准备把摩尔的雕塑运回去,还是Burr的作品呢?

    ▲ Cosima von Bonin和Tom Burr合作的作品《Benz Bonin Burr》

    明斯特雕塑项目展的主办单位是LWL州立艺术与文化博物馆,它位于明斯特城的中心“主教堂广场”上。它作为世俗文化的中心和宗教中心圣保罗主教堂(St.-Paulus-Dom)遥相辉映,构成了明斯特基本精神气质——天主教和大学。作为威斯特法伦区的文化中心它成立于1908年,但可以追溯到1836年。LWL是Landschaftsverband Westfalen-Lippe(威斯特法伦-利珀河地区联合会)的缩写,它包括35个特殊教育学校、21座医院、17座美术馆。LWL在当地的社会福利和艺术文化系统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它主要负责五个方面:社会福利、精神疾病管理、预防性拘留、青少年和学校,以及文化领域,因此它有150个所属机构,包括艺术博物馆、精神病院、学校等。


    ▲ 明斯特雕塑项目展的主办单位是LWL州立艺术与文化博物馆,它位于明斯特城的中心“主教堂广场”上。

    艺术与文化博物馆包括了明斯特艺术家协会,协会成立于1831年,也是德国少数最早,以及拥有大量古代藏品的艺术家协会。拿破仑战争之后形成的新政治格局迫使明斯特大区开始要重视自己文化和身份的保护和发掘,于是1825年关于本地的历史研究协会和古物研究协会也顺势而出。

    拿破仑战争之后,在世俗化的政改下,本属于天主教的造像进入退役状态,于是就被从威斯特法伦各地的教堂和修道院集中到艺术家协会的收藏中。同时古物研究和历史协会也拥有了自己的收藏,它们大多来自于考古挖掘和遗留下了的书籍、地图、地方文献等。建造一个博物馆使得两者,艺术和文献获得统一的理解和诠释,这成为了共识。因而艺术家协会和地方历史学研究协会的组合也代表了德国一直以来的艺术创作和艺术史、文化史的结盟传统。这一传统出自于1815年普鲁士在反法独立解放战争中的胜利。独立后的普鲁士推出了自己的爱国主义文化政策,旨在形成一种文化上的德意志身份认同,即成立自己“父国”的博物馆和美术馆(vaterländischer Museen)。

    1836年1月艺术家协会在城市的帮助下在原则市场(Prinzipalmarkt)和克莱蒙大街(Clemensstraße)的拐角处成立了博物馆。从1839到1856年美术协会就在此地针对艺术家开了一家素描学校。

    1908年博物馆搬迁到现在的“主教堂广场”上,3月17日作为“威斯特法伦的州立博物馆”隆重开幕,也就是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的LWL州立艺术与文化博物馆老建筑部分。博物馆的建筑形式为新文艺复兴风格,它结合了艺术家协会和古物研究协会的两部分藏品,并且从开始就包括了博物馆和艺术家协会两个部分,这一传统直到今天任然保持。

    整个博物馆的建筑和布置共用了7年,1902年建筑投标的时候,博物馆和州联合会就非常明确的表明了对建筑样式的要求:

    “建筑风格必须要关联到在明斯特占主流的历史建筑风格,中世纪或者文艺复兴。” (Die Stilformensollten sich den in Münster an historischen Bauten vorherrschenden mittelalterlichen oder Renaissance-Formen anschließen)

    在“主教堂广场”上的新博物馆建筑必须要代表明斯特城市的精神气质。中标的建筑师为来自汉诺威的Hermann Schaedtler。从1907年开始,博物馆的中庭光井就成为各种城市重大活动的中心舞台。同年8月31日接待德皇威海姆二世的官方晚宴就在这里举行,而在今年的明斯特雕塑项目展中正安排了Michael Dean的作品。

    美术馆的另一部分由于是艺术家协会,所以从开幕起都致力于展示同代的艺术家,这区别于当时其他只展示古物的美术馆。其实明斯特的博物馆是美术馆(收藏展示机制)和艺术大厅(Kunsthalle,只展示同代艺术家,不收藏)的综合。

    ▲ 博物馆的中庭光井,2014年后

    第一任馆长Albert Brüning(1905-1910)1909年就在馆中展示了法国印象派的作品。而1911-1912在艺术家协会又举办了表现派画家Alexej von Jawlensky和Franz Marc的作品展。第二任馆长Max Geisberg(1910-1934)更倾向于展示威斯特法伦的艺术家和艺术品,1934年因为他不愿加入纳粹党而被解职。

    ▲ 博物馆的中庭光井,Michael Dean的作品

    由于明斯特的天主教特征,所以纳粹的势力受到强烈的抵制,明斯特的主教Clemens August Kardinal Graf von Galen从1933年当政起扮演着反纳粹的英雄,特别是他在公共场合反对纳粹的种族清洗政策,直到二战结束。相对于德国其他地区的博物馆,纳粹期间明斯特美术馆的现代主义藏品受到的损失也相对小,许多作品都被私藏在个人家中。

    ▲ 明斯特的主教Clemens August Kardinal Graf von Galen从1933年当政起扮演着反纳粹的英雄

    1934年,博物馆改名为Landesmuseum für Kunst und Kulturgeschichte derProvinz Westfalen(威斯特法伦州立艺术和文化史博物馆)。1941年博物馆第一次遭受轰炸,艺术品和文物被转移到14个不同的地方保存,所以最后战争的损失得以很好的受到控制。战后馆长Walther Greischel (1946-1954)把收藏的中心转向了现代主义作品,特别是晚期表现主义。同时他为了使得博物馆配合大学城的气质,开启了非常多和大学合作的教育项目。

    ▲ 受到轰炸的博物馆

    1960年初博物馆决定扩建,在老馆边上建筑师Hans Spiertz设计的新馆于1974年落成,它以一种现代主义的姿态在明斯特中心矗立了30多年。从1977起,雕塑项目展使得美术馆空间被受到质疑,艺术项目这个概念被带入明斯特,美术馆机制由此开始延伸到城市空间。雕塑项目展的创立者Klaus Bussman当时为博物馆中现代艺术的策展人,后来于1985年到2004年被任命为博物馆馆长。而他当时的搭档Kasper König后来也为科隆路德维希美术馆馆长。在30年内他们两人共同策划了3届明斯特雕塑项目展,开创了一个国际知名的公共艺术展范式,城市成为了另一个更为庞大展示艺术的舞台一直延续至今。由于Bussman2004年退休,于是2007和2017的两届都有König组团策划,从而也可以在这两届中看到他绝对霸权的体现

    ▲ 建筑师HansSpiertz设计的新馆于1974年落成。

    从2004年起Hermann Arnhold担任馆长,主要策划了博物馆的更新计划,2009年现代主义的新馆部分被彻底拆除,由柏林的建筑师Volker Staab设计了今天我们所见的博物馆新馆部分,并于2014年重新开幕。这也是普遍受到争议的部分,2008年到09年曾经出现很多反对声音和抗议,如果说1908年的建筑是历史,那么1974年的现代主义风格难道就不构成一种城市的记忆了?一种彻底的拆除导致了实体记忆对象的丧失,值得深思和反省。

    ▲ 柏林的建筑师Volker Staab设计了今天我们所见的博物馆新馆部分,并于2014年重新开幕。



    ▲ John Knight的作品《A Work in situ》

    当我们穿过美术馆,绕到《Benz Bonin Burr》的另一边,将看到John Knight的作品《A Work in situ》——一把巨大的水平尺被挂在墙上。那是一种象征吗?美术馆是一个标尺吗?水平尺中心的水泡不能动,它不标示博物馆建筑实际上是否真的水平垂直,而是被凝固住的假货。好吧!它必须保持水平,因为博物馆的圣神的。多狗血的作品!

    而看完John Knight的作品后一定要绕到老馆的另一边,大家就可以租用专为明斯特雕塑项目展配备的自行车,从10点到21点为一天,一共12元。这样就能尽情享受欧洲小城的自行车探险之旅了。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看艺术并非特别重要,毕竟很多作品过于深涩难懂,重要的是在过程中能体验一种寻宝之乐。

    ▲ 专为明斯特雕塑项目展配备的自行车租赁服务

    作者信息

    ▲ 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姜俊(摄影:汪单)

    姜俊,艺术家,艺术评论家,毕业于明斯特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Münster),获得Prof. Aernout Mik的大师生称号。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PACC)理论工作室研究员,国际公共艺术协会(IPA)研究员。同时在中国美术学院和北京大学从事图像学和展示文化研究学的博士研究。当代艺术调查局发起人。生活工作于杭州、上海。

    (凤凰艺术 独家报道  撰文/姜俊  责编/李鹏)


    资料来源:凤凰艺术,2017年7月19日

    http://mp.weixin.qq.com/s/MN655ljyJ2m0oJJqgI8X4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