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 战术分析 — 德国队败在哪个环节?

    发布时间:2018-07-01浏览次数:18

    6月27日,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F组第三轮的一场比赛中,卫冕冠军德国队出人意料地0:2负于韩国队,未能从小组赛出现,且三战仅积3分,小组垫底。这是德国有史以来最差的世界杯战绩,德国媒体赛后都纷纷用大溃败(Fiasko)、奇耻大辱(Blamage/Schmach)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本届世界杯德国的表现。

    从四年前的强势问鼎,到四年后的跌下神坛,教练没变,核心主力球员没变,为何差距如此之大。赛后,也有不少媒体和文章分析了德国队的败因,有些人称德国战车已经“破旧不堪”,有些人从玄学或宿命论的角度进行解读,例如卫冕冠军魔咒,莫斯科不允许德国人狂欢诸如此类的。但足球不是玄学,作为一个集体运动,有着异常科学的规律,本人试图从技战术的角度分析德国为何本届大赛铩羽而归。



    壹、德国队的战术体系


    在勒夫的战术体系中,德国队使用的是一种极具压迫性的打法和人员站位。德国队的官方阵型是4-2-3-1,虽然名义上是4个后卫,但实际上德国的两个边后卫压得非常靠上,通常都能深入对方角旗区附近,真正留在本方半场防守的只有两个中后卫(胡梅尔斯和博阿滕)。在每个边路,边后卫和边前卫进行灵活的换位跑动和传切配合,撕扯对方防线。在中圈弧附近,有一名负责组织的后腰(克罗斯),再给克罗斯配备一名负责扫荡的后腰(赫迪拉)。在对方禁区内,需要一名高大强壮的站桩式中锋,发挥支点的作用,负责争抢头球、做球、牵扯对方中后卫、以及必要时致命一击,在这个站桩式中锋旁边游弋的是影锋(穆勒),穆勒有着极强的空间想象力和无球跑动能力,通过无球跑动拉扯对方防线,撕开空挡,为队友创造射门机会,或者自己利用敏锐的门前嗅觉把握进球机会。因此,德国队实际比赛的阵型是2-2-5-1。

    图示


    实例

    这种高位压迫的传控体系有极强的控制力和攻击性,但对球员的能力要求非常高,尤其是对于以下4个位置:

    1、  中锋,中锋必须足够强力,能站得住位置,拿得住球,倚得住人,充分发挥中锋支点的作用;

    2、  两名边后卫,两名边后卫不仅需要足够的体能完成上下跑动,还需要足够好的传切技术和意识,以及稳妥的控球能力;

    3、  组织后腰,组织后腰是真正的战场司令官,决定进攻的发起方向和重心,必须具备极强的护球能力,传球准确性和大局观。

    在球员能力得到保障的情况下(例如2014年的德国队和2013年的拜仁),这种进攻体系几乎是无敌的。两个边路频繁穿插,攻击对方防线。一旦某一条边路攻击受阻,立刻通过克罗斯的中场调度转移到另一条边路,若另一个边路进攻不顺,又转移回来。通过频繁的转移调度,首先牢牢把握控球权,其次通过调动消耗对方体力,最终等待对方在疲于奔命中露出破绽完成致命一击。

    © 百度百科

    这种传控体系从防守来看也比较稳健:首先,球员的能力可以确保一直对球的控制,万一被对方抢断能有赫迪拉这样的扫荡式后腰负责反抢,并交给克罗斯重新组织,如果前两条防线均失手,还有胡梅尔斯、博阿滕和诺伊尔这样的超强中卫和门将负责最后一道防线。

    但是,正如上文一直强调球员能力一样,这一体系的隐患在于对球员的能力要求较高,若球员进攻能力不足,则比赛会陷入艰苦的攻坚战,若球员的控球能力不足,则容易被对方断球反击。这一点在2016年欧洲杯德国队的三场淘汰赛中表现的非常明显。

    1/8决赛 VS斯洛伐克

    德国队齐装满员,对方实力有限。德国队的这套弧形网状传控压迫体系牢牢地把斯洛伐克队压缩在对方半场,斯洛伐克队整场都没有获得一次好的进攻机会,最终德国队3:0轻松胜出。

    1/4决赛 VS意大利

    德国队迎来苦主意大利队,意大利队素以防守稳固著称,最终德国队是靠点球大战惊险晋级,但纵观整场比赛,德国队依然保持了全场压迫,并且首先取得进球,但这场比赛却折损中锋戈麦斯,无法在对阵法国队的半决赛中出战。

    半决赛 VS法国

    克罗斯领衔的德国队中场依旧压制博格巴领衔的法国队中场,但客串中锋的穆勒显然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德国队久攻无果,而博阿滕的受伤让后方的隐患暴露出来,最终,强弩之末的德国队被法国队的两次反击击败,饮恨回家。

    贰、德国队的薄弱环节

    再回到本届世界杯,与两年前的欧洲杯德国队主力阵容相比,德国队主要更换了两个人:左后卫普拉滕哈特和中锋维尔纳。而德国队的两场败仗正是败在这两个人身上。先说首战对墨西哥,正印左后卫赫克托受伤,普拉滕哈特顶替出战,但他的队友们没有给他足够的信任,整场比赛德国队都强打基米希的右路,普拉滕哈特鲜有拿球机会。一个数据非常直观,整场比赛左后卫普拉滕哈特仅触球31次,比门将诺伊尔(35次)还要少,而右后卫基米希触球103次,为全队之最,是普拉滕哈特的三倍还多。在这种情况下,德国队进行的是跛腿的进攻,一次次地看到基米希面对对方密集防守无计可施,转移至克罗斯,克罗斯观察了两眼又传回给基米希,而普拉特哈特站在远端眼巴巴地充当看客。

    实例


    由于德国队的进攻始终拘泥于右路,无法有效利用两个边路拉开宽度,因此也就无法撕开墨西哥队的防线,而墨西哥球员利用小快灵的技术优势多次抢断成功并造成反击,并最终把握住一次机会击败德国队。

    实例

    对阵瑞典队和韩国队,赫克托伤愈复出,普拉滕哈特再没获得上场机会。虽然败给墨西哥队,但德国队在赢下瑞典队后依然有机会,从最后的结果来看,1比0拿下韩国就能出线。但在对韩国队的比赛中,另一个短板暴露无疑:维尔纳显然不是合格的强力站桩中锋。经常看到维尔纳在比赛中自己跑到边路扯边,而不是在禁区内争抢头球机会并压制对方中后卫,这样,德国队负责前场攻击的其他队友很难获得他的掩护和支持,而他也无法成为一击致命的攻城锤,最终导致德国队再次陷入久攻不下遭对方反击绝杀的境地。至于为什么勒夫一直信任维尔纳,或许有以下三点原因:
    1、戈麦斯虽强,但毕竟已经33岁了,两年前的欧洲杯证明了他身体机能无法支撑一个月的高强度比赛节奏,要知道勒夫是奔着打满7场夺冠去的;
    2、年轻的维尔纳在去年的联合会杯上表现抢眼,勒夫想给他机会建立信心;
    3、勒夫对小组赛的艰苦和凶险程度估计不足。

    德国队此次溃败的另一原因在于前场转移速度太慢,这点与2010年和2014年相比退步明显。虽然德国队牢牢掌握了中前场的控球权和出球权,但转移速度太慢,而墨西哥队和韩国队又是出了名的能奔善跑,因此很难撕开对方的防守破绽,在这个问题上,一直节奏偏慢的厄齐尔或许要承担部分责任。

    纵观三场小组赛,德国队射门72次,传威胁球57次,传中96次,角球25个,均是所有32支参赛队的第一。传球1969次,场均控球率71.6%,仅次于西班牙位列第二。手握这么漂亮的数据,最终却只收获区区两个进球,由此可以看到,德国的中前场球员已经基本做到了极致,但缺少像克洛泽这样一名优秀的中锋支点使得对方防线成为德国人面前的叹息之墙。


    叁、德国队未来何在?

    俗话说,不破不立,这次耻辱出局对德国也是一次重建的契机。在未来的几年,诺伊尔、胡梅尔斯、克罗斯、基米希这些核心球员依然可以信任,获得了2017年欧青赛冠军的德国U21国青队也有好的苗子茁壮成长。但如果勒夫一直坚持这套高位压迫的传控体系,寻找并培养一名优秀的强力中锋是德国队未来的关键。


    作者简介
    夏晓文,博士,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华东政法大学德语系讲师